聚焦王功权:一个私奔而去的风险投资家
2018-09-10 13:1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“各位亲友,各位同事,我放弃一切,和王琴私奔了。” 5月16日23点21分,鼎晖创投合伙人王功权在微博上如是宣布。

  据《海南日报》8月15日报道,从1987年秋季起,不断涌向海南的内地年轻人,几乎将海安和海口两个寂寞多年的港口挤爆,一直到1988年夏天。

  同一时期,省委宣传部企业宣传处干事,公务员王功权“下海”了,这一年他27岁。

  1961年王功权出生于公主岭市响水镇湾龙村。兄妹六人,他排行第四。父亲是小学校长。

  小时候,他爱好文学。王功权回忆起来:从中学的时候作文就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的,后来那个时候学好数理化,走遍全天下,所以就觉得好像学习不好的才去学文科,这样的话我也很庸俗地学了理工科……

  显然他属于好学生,1980年的时候,他考入了工业大学,管理工程系管理工程专业。

  而在1982年的时候,他结识了校友杨雪峰,事实上最终他们结婚了。在1987年的时候有了一个女儿。

  1987年是丁卯年,兔年,全球人口达到50亿。这一年是“国际住房年”。对中国人来说,渐进的市场经济以及相伴而生的更多选择成为人生的命题。

  应该是早一些,先行一步的深圳来招聘,心已驿动的王功权偷偷去报名,被录用为一家开发区服务公司的团总支。但是当对方单位的调令发来之后,这边单位予以了挽留。

  如此,王功权同这次人生的变化擦肩而过了……而当海南建省的消息传来,应该可以理解这个年轻人的想法。

  一些人物关系开始形成。在行进的大巴车上,他同旁边的一个小伙子攀谈起来。他叫刘军,毕业于理工大学工程管理专业,之后分配在成都国营器材厂。他们有一样的目的和目的地。投缘之下,也未免有富贵勿相忘之类的线月,来信来函及亲来海南求职的人才达到了18万余人次。其中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占90%,35岁以下的占85%,具有高级中级职称的有近7000人。

  王功权原本是找到一份电视机厂办公室主任的工作,二度下海南时,落实得却不顺利。但是这一变化很重要,辗转之后去了海南省开发建设总公司老城出口加工区开发公司,也是担任办公室主任。

  1988年2月14日,海口市报经海南建省筹备组同意的《海口市土地使用权有偿出让和转让的》发布施行,海口市土地使用权开始实行有偿出让。

  有一个段子说明王功权的执行力,当时公司看上了一块地,但是一夜之间居然起了三百个坟头。不过,看来王功权善于沟通和利益协调,四个小组中,他带队的小组最快有了结果。

  人才难得,之后王功权成为海南省海口市秀港工业公司经理,仍然是房地产。至少冯仑记得是国营的秀港工业房地产公司。不是前面有约吗,于是王功权找到刘军,找到就很不容易,当时还没有手机,又没有固定地址,刘军也进了这家公司。

  而当时做办公室主任的是王启富。王启富毕业于工业大学激光专业,之后进了航天部,1985年王启富到中国大学学习法律专业。

  要话分两支,同时期之前同样在体制内的冯仑被借调到海南,去筹备海南发展研究所。在筹备时,“我做常务副所长,当时的体改委主任做所长。”后来办了一份刊物,这就是今天《

  》的前身。冯仑先是易小迪下了海南,易小迪毕业于师范大学地理系,人民大学区域经济专业的研究生。

  “王启富跳槽过来到我们研究所应聘,他讲他的老板叫王功权,常好也非常有理想的热血青年,一定要介绍我们俩认识。认识之后,我们谈了很多,就成了非常好的朋友。”冯仑回忆。

  接下来他们有一段共同的职业经历,2007年6月在接受网站时王功权提及:有一段时间我和冯仑在南德集团牟其中那里工作过,我和冯仑先后都在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,但我们都时间不是特别长,然后都离开了。

  1989年南德集团与前苏联达成了以易货贸易的形式购买图-154客机的协议。随后,用数百车皮罐头食品等轻工业品换回了四架客机。这是在80年代末,无疑,牟其中了的追逐。

  在海南冯仑认识了帮助牟其中做成飞机生意的汪兆京,他是南德驻海南的代表,到1989年9月的时候,冯仑既无事做也没有工资,汪兆京因此,不妨到牟其中那边去。

  如此回到。冯仑在《一个时代的》一文中回忆牟其中:他给我的印象是个子特别高,手里总是拿个大茶缸后来他也一直是这个形象。他把茶缸往茶几上一放,开说的事情就是天下、国家、、命运之类。

  冯仑后来的头衔是总办公室主任兼西北办主任。“我到牟其中那儿,第一个跟过来的是王启富;过了一段时间他告诉我功权冒出来了。我们给功权打电话……安顿了一点之后,功权又开始找刘军。” 易小迪当时则在海南办起一家小印刷厂。

  牟总都做了安排,王启富是法律室的副主任,王功权是天津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兼东南办主任,刘军是西北办副主任。

  有一次牟其中过生日,冯仑和王功权凑钱买了一套《资治通鉴》送给他。年轻人有思,牟总有魄力,如能长期共事,或能改变南德之后的轨迹也未可知。

  话虽如此,最终牟其中还是没留住人。冯仑再次去了海南,临走时没有打招呼。“老牟知道后非常恼火,因为我一不要钱二连招呼都不打,说明内心极其自信,且不把他当回事。我是南德历史上第一个炒老板的人。”其他人也陆续离开了。

  不过,最终1991年9月他们还是注册了“海南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”。法人代表、总经理一栏填了王功权。理由很充分,既然只有他正经做过生意。

  冯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,“功权向丈母娘借了一些,王启富跟家里借了一些,我向深圳一老板借了一些,刘军向朋友借了几千块,易小迪拿了印刷厂的8000块,合起来三万多块钱。”

  因为董事长是投资主管单位来担任,冯仑和刘军的头衔是副董事长,易小迪是总经理助理,王启富则担任办公室主任。那是5个人,还有一个就是

  。潘石屹1992年初刚来时是总经理助理兼财务部经理,后来也是副总。潘石屹,1963年10月出生于天水,毕业于石油职业技术学院。毕业后分配在石油部管道局工作。1987年4月他从机关辞职下海。他的一个朋友如是说,“你往前走,哪怕要饭也不要往回走。”

  全是领导,只有两三个群众,一个是王功权爱人,她做财务工作,一个是王启富的哥哥。

  有那么一段时间,冯仑和王功权一家共住一套房,虽然各有房间,但是仍不方便。到天热的时候,一大早,冯仑就先出门了,下了班总是捱一段时间,估摸王功权一家休息了才回去。

  篇幅所限,长话短说,他们抓住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海南房地产热潮落幕前最后的机会,通过别墅转手积累了第一桶金。

  潘石屹回忆:我们基本是炒房炒地起来的。当时没钱,就找到的一家集团公司,当时他们的老板认为我们这帮小伙子还可以,于是达成一个协议,给我们贷款500万人民币,利息好像是20%,这笔钱由他派人,利润五五分成,这是我们的第一笔种子资金。

  有关海南房地产热潮时期的现象,冯仑事后的总结是,“天天过年,夜夜结婚”。1992年公司组建集团,正式启用“万通”这个名称。冯仑也开始了其董事长之。

  随后他们又能从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前及时撤出,根本的理由在于,他们并不是纯粹的商人,有更宽泛的视野。正如他们写的一篇总结《披荆斩棘,共赴未来》。

  那么新的机会在哪?1993年,房地产市场面临宏观调控,华远房地产公司有意将阜城门“

  广场”项目转出来,于是万通就接下了这个项目。由于开风气之先的大量广告投放,和引入利达行邓智仁的港式销售模式,项目销售得非常成功。“万通广场一做完,大家就有了钱。突然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钱,找不着感觉了。” 潘石屹如是回顾。

  有关六个合伙人分家这件事情,各方评说涉及各个层面,或者一本书也未必说清,是这一阶段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案例。

  今天潘石屹愿意把当时内部的分歧解释为:这六个合伙人就各想各的了,我太老财了,守着的一块都不给兄弟们搭舞台。我呢确实比较老财,几百万可以,上亿往外投,我基本都持反对态度。

  当然,这里还有一个促进因素,潘石屹娶了海归张欣。冯仑回顾:张欣那时总在说我们的不是,她站在的文化立场上把我们全否定了,说我们太土了。虽然大家觉得这是对我们兄弟感情的一种,但她把商业社会成熟的合伙人之间处理纠纷的商业规则带进了万通。

  总之就分家了,不过也有一个过程,“按照谁管哪块就分哪块的做法,同时大概算了一下账,然后基本上按照比较平均的一个数目分给走的人。”

  如此兄弟逐渐散去,万通成立15年的时候,六人重聚,王功权写下一首《临江仙-万通六合伙人重聚步罗公韵》:

  携手扬浪商海里,风流几度争雄?华光艳朝染长空。纶巾飞卷处,猎猎万旗红。十五春秋似弹指,戏笑雨雪霜风。东方君悦庆重逢,中年情正好,苦乐一杯中。

  私奔名人微博 王功权王琴或私奔到美国2011.05.20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osunstick.com 版权所有